乐博手机版

乐博手机版
官方微信公众号

当前位置>乐博手机版>信息中心

吴士存:美国在南海不依不饶跟中国叫板,有这么几个动机

2021-04-03 10:40:01       来源:观察者网

导读


观察者网此前发布傅莹的回忆《亚洲和平问题——中国的黄岩岛与2012年的黄岩岛事件》,不知不觉间,黄岩岛事件已过去将近十年。十年间,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存在,变化不可谓不显著。而中国的海上崛起,会激起雄霸海洋已久的美国怎样的反应?去年美国航母在疫情肆虐之下依旧频繁出入南海搞“自由航行”,拜登上台之后,又会怎样操作南海议题? 针对种种疑问,观察者网特别专访了乐博手机版院长吴士存。采访全文整理如下。


20210331114102667.jpg!wap.jpg

乐博手机版院长吴士存(图由南海研究院新闻中心提供)


观察者网:3月3日您发表了文章《关于构建南海新安全秩序的思考》,我们注意到其中关于南海风险的三条您都提到了美国。整体来讲,您如何评价美国2020年以来在南海摆弄的一系列政治手腕?


吴士存:我认为2020年是南海形势的一个转折点。所谓转折,即南海由总体稳定向动荡不安的转折,由总体可控向局部失控的转折,由共识大于分歧向分歧大于共识的转折,主要表现就是美国在南海的一系列破坏南:推轿榷ǖ男形俅。简单地梳理一下:


3月份,美国罗斯:侥阜梦试侥显谀虾5母劭卺郏


5月份,美国驱逐舰“经过”马来西亚在南海南康暗沙的钻井平台,发出为马来西亚在争议地油气开发活动提供保护的信号;


6月份,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照会,重申南海仲裁裁决有关立。穸ㄖ泄谀虾5娜ɡ椭髡。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联合国提交关于关于南海问题的照会,这在历史上恐怕还是第一次。所以一些其他国家也跟着美国就南海问题纷纷表态了;


7月13日,蓬佩奥发表南海声明。以前美国在南海领土主权问题上是不持立场的,现在不是了,蓬佩奥的“713声明”标志着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放弃中立立。蛲耆匮”哒径,全面支持其他声索国的主张和立。⑷娣穸ㄖ泄谀虾5娜ɡ椭髡牛


20210331143555275.jpg!wap.jpg

2020年7月,蓬佩奥发言称“南海不是中国的沿海帝国”  视频截图


紧接着8月,美国宣布制裁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、油气开发的24家中国企业;


此外,2020年美国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次数为特朗普执政4年当中最多的一年,仅去年就达到9次。


可以看出,美国去年一年在南海是花样不断,简单地说就是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已不再“中立”。


现在南海所谓的军事化,不是美国声称的“中国在南海搞建设”,而是由美国引领的其他一些国家参与的“南海军事化”。最近的3月12日,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下的四国机制举行了第一次首脑视频会议,会后发表的声明当中提到了中国在南海、东海的一些行为。


我认为,美国有可能以四国机制的安全合作为载体向南海延伸,也有把四国机制搞成“亚洲小北约”之嫌,此事虽然不易,但是美国想做这件事是有目共睹的。最近不论是从3月12日的四国首脑视频会议,还是从阿拉斯加中美2+2会晤前美国国务卿和防长访问日本时发表的声明,都可以明显看出这种迹象。


观察者网:王毅外长在3月7日记者会上讲话指出:“在中国和东盟国家早已就维护南:推轿榷ù锍芍匾彩、集中精力推进‘南海行为准则’磋商形势之下,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却唯恐南海不乱,打着‘自由航行’的旗号,频频来南海兴风作浪,在各种场合不时就南海问题挑拨离间。他们这样做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破坏南:推,扰乱地区稳定。”


您认为中国在为应对美国在南海的操作,在外交和军事方面,我们应该做好怎么样的准备?


吴士存:首先要简单讲一讲美国在南海的战略和战术目标是什么,这样才便于解读中国该如何应对。去年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公布了一份关于南:投N侍獾墓芯勘ǜ妫ń衲甑哪虾:投Q芯勘ǜ嬉灿3月18日正式公布),明确把美国利益或者目标划分为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。


从战略层面讲,美国在南海要做什么?目标是什么?


第一,是履行美国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承诺,这其中包括美国与日本及菲律宾之间的军事同盟条约;


第二,维护并加强美国所主导的西太平洋安全构架,维护与条约盟国及伙伴关系的安全纽带;


第三,维持有利于美国及盟国及伙伴国的地区军事,保持地区势力的均衡;


第四,捍卫所谓“和平解决争端”的原则,抵制国际事务当中的“强权政治”,捍卫航行自由或者海洋自由。


还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防范中国成为东亚地区的霸主。


这是美国的南海战略目标。


战术目标就更具体了。比如说针对中国在南海开展的基地建设,向南海基地部署军事人员、军事装备、物资,在黄岩岛开展岛礁建设甚至基地建设,在南海划设领海基线,这些都是美国要阻止的,阻止中国在南海划设直线基线,阻止中国划定南海防空识别区等等,对美国臆想的中国南海行动进行阻挠。


另外,美国还要终止中国对菲律宾所占岛礁的“施压行为”,让菲律宾的渔民“更加便利地进入黄岩岛周围海域去捕鱼”,以及要求中国遵守、执行2016年南海仲裁裁决,这也是战术目标。


美国在南海不依不饶地跟中国叫板,就是出于这么几个动机。


所以你要问如何应对美国在南海的这些挑战,我想有以下几个方面:


首先,我们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:在南海我们将面对美国以及美国盟友的军事挑战,而且拜登时期这种军事挑战会比特朗普时期更为严峻,这是我的预判。而我们在南海的岛礁建设、设施部署还没有完全到位。


我们应该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,包括我们的海军、海警,海上执法力量应该前移,我们的《海警法》今年2月1号日生效,我觉得应该将海警执法力量向南移,因为现在南海周边国家的海军力量,从人员到装备发展都非常迅速,美国也将海岸警卫队的船只部署到南海地区进行所谓“执法”。所以在海上执法领域的挑战,也会越来越严峻。


第二,就是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(DOC)框架下的合作和南“海行为准则”(COC)的磋商要同步推进。


3月7日王毅外长在记者会上也讲到了这两个方面:一是关于“南海行为准则”磋商,我们要排除外来干扰,加快“准则”磋商进程,并力争尽快达成符合国际法、符合各方需求、更具实质内容、更为行之有效的地区规则。二是继续全面有效落实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》(简称“宣言”)框架下的海上合作。


2018年底,李克强总理在新加坡曾承诺未来三年要完成 “准则”磋商,也就是意味着计划2021年底前要完成磋商,但因为疫情关系,工作组的面对面会议开不成,高官会议也难以如期召开。所以第二轮审读就没有在去年按期完成,而按照原来的计划,第二轮审读之后还会进行第三轮审读,再加上美国等国现在对“准则“磋商不断制造障碍,所以“准则”磋商能否如期在今年完成存在变数。


在这个时候,我认为推进“宣言”框架下的海上合作、通过合作来为“准则”磋商营造好的外部环境,增进中国与南海沿岸国之间的互信,就更加有必要了。


“宣言”框架下的合作包括:海洋科学研究、海洋环保、海上搜救、航行安全、打击海上犯罪等等,这些都是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的项目。我认为,可以从一些低敏感、容易起步的领域开始同步推进“宣言“合作与“准则”磋商。


第三,对以裁决为基础的单边行动,我们还是要坚决予以阻止。


自2016年7月仲裁裁决出炉以来,南海争议其他当事国的海上单边行动,尤其是争议地区的单边油气开发,在传统渔场对中国渔民作业的阻挠、驱赶甚至抓扣渔民的情况屡有发生,单边行动愈演愈烈。这些单边行动基本上都是以南海仲裁裁决为背书的。


我的判断是,随着美国南海政策的调整,随着“准则”磋商的窗口期越来越短,这种单边行动还会愈演愈烈。所以要控制南海局势,就必须要坚决阻止声索国在争议地区的单边行动。


所以如何应对?就是上面所说的“三管齐下”。


观察者网:为什么拜登时期中国在南海面临美国的军事挑战会更严峻?


吴士存:因为拜登区别于特朗普的重要一点在于,他将更多地依托盟友和美国主导的多边机制。


原来我讲的航行自由行动也好,美国主导的多边军事演习也好,基本上还是以美国一家为主。现在拜登更加依托盟友,要把日本、澳大利亚、印度都拉进来。对于南海周边国家,我认为拜登也会迫使菲律宾及其盟友越南,更多地参与到有关在南海针对中国的行动。


20210331144500985.jpg!wap.jpg

3月16日,布林肯到访日本时发言称“当中国用胁迫和侵略来达到目的时,如果有必要,我们将予以回击” 视频截图


另外欧盟国家里的法国、德国,再加上已经退出欧盟的英国,都表态要掺和一脚。大概5月份,英国表态今年伊丽莎白号航母要进入南海,德国表态其军舰8月份要进入南海,别看表面上这些国家好像是独立发表的有关声明,但是背后的美国因素不容忽视。


所以将来我们不是面对美国一家的军事行动,还要面对美国的盟友。阿拉斯加会谈之前,美国先跑到日本韩国,传递的信息就是:我美国不是跟你中国一对一地单打独斗,我有我的同盟体系,我有我的伙伴,我代表他们的利益,他们是站在我这一边的。这些国家中日本已经明确选边站,此前2017年、2019年都搞过美日之间的2+2会谈,也发表过联合声明,但是此前都没有点中国的名。


这次美日会谈是明确点名中国的,称中国在东海的行动“改变现状”、中国在南海的行动“改变现状”。日本也已明确宣布,要坚定地站在美国这一边。


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未来在南海方向来自美国的军事领域的挑战和压力会更加严峻。


观察者网:傅莹大使此前在观察者网发布的黄岩岛回忆文章,重新将中国当年面临的南海争端拉回到人们的视野当中。文章中特别提到2016年8月傅莹大使和您与拉莫斯的会面。您能聊聊那次会面的内容吗?


吴士存:那是一次私人会面,拉莫斯在去香港之前说他希望见两个人,一个是傅莹大使,另一个是我。当时虽然傅莹大使是全国人大外委会主任,我是乐博手机版院长,但我们两个人都是以私人身份赴港参加这次会面的。


拉莫斯当时号称这是趟“破冰之旅”,杜特尔特任命他担任中国事务特使,因为杜特尔特自己要想访华,想尽快改善因为南海仲裁裁决导致的中菲关系的严重倒退,杜特尔特需要改善中菲关系,但他心里没有把握,所以就任命拉莫斯作为特使到中国先去探探路,测试一下“水温”。


毕竟拉莫斯跟中国非常熟悉,他是博鳌亚洲论坛发起人之一,同时也担任博鳌亚洲论坛的理事长,在中国有很多人脉,所以拉莫斯就欣然接受了这样一次特殊任务,当时他说希望在香港见我们,所以2016年的8月10-11日,我们两个人就去了香港。


20210331145223598.jpg!wap.jpg

傅莹、吴士存在香港杜特尔特特使拉莫斯会面  图自中新网


拉莫斯当时的基本想法是推动杜特尔特尽快访华、推动中菲关系的转圜。我在去之前琢磨,傅大使身份特殊自不在话下,但他要见我这么一名学者,我想可能是和南海仲裁裁决有关系,所以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准备跟他理论理论这次仲裁裁决,从仲裁庭没有管辖权、实体问题裁决的荒谬之处,到法律适用证据采信等等方面的瑕疵,准备了很多。但谁能料到,见面之后拉莫斯闭口不谈仲裁裁决。


拉莫斯当时谈的核心问题、也是在傅莹大使那篇文章里面提到了,是希望中国允许菲律宾渔民进入黄岩岛捕鱼。因为自2012年6月我们控制了黄岩岛的潟湖口之后,菲律宾渔船一般就难以进入黄岩岛了。


当时傅莹大使和我商议,虽然他的理由看似冠冕堂皇,说是不让菲渔民捕鱼,这个渔业小镇的4万多人口就生计无着落了,从人道的角度打悲情牌,看着好像很令人同情,但是我们发觉这里边有一个“陷阱”。因为南海仲裁裁决很重要的一个方面,就是裁定菲律宾渔民在黄岩岛周围海域享有传统捕鱼权,如果我们说允许菲渔民去了,那就意味着我们的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认可、坐实了仲裁裁决。


除此之外,如果菲律宾渔民能进入黄岩岛,菲律宾的海警、海军巡逻舰艇就都有可能会重新进入黄岩岛附近海域。到那时,我们通过黄岩岛对峙已经实现的对黄岩岛的实际控制,就有可能前功尽弃。


所以这张牌我们不能接,必须给他挡回去。


对此,我们没有提及仲裁裁决,而是说出于环保因素,因为黄岩岛不仅捕捞过度,而且一些珍稀海洋生物已经濒临灭绝,所以要对黄岩岛周围海域生态进行保护,不仅是菲律宾渔民不能去,中国渔民也不能进去。


但毕竟中国是一个大国,再加上他讲的即便可信度值得怀疑,也有几分道理,所以对于菲律宾渔民的生计问题,我们这样告诉他,我们中国的近海养殖技术非常发达,我们现在也要求中国的渔民不要在近海进行捕捞,而是在保护海洋生态的前提之下搞一些近海的养殖业。因此,我们可以“授人以渔”,传授养殖技术,还可以派专家到菲律宾指导如何进行近海养殖,菲律宾也可以派渔民到我们这里学习。


所以我们就通过这些理由,把拉莫斯的这个诉求给挡回去了。如果说这次会面有一些什么花絮的话,这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。


我本人跟拉莫斯很熟,其实拉莫斯本人也并不认可南海仲裁裁决。因为菲律宾实际上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,完全是被美国利用了。所以整个会面过程拉莫斯只字未提仲裁裁决,这也是让我感到很意外的。毕竟作为官方特使,总应该象征性地提一嘴,但他没有。


观察者网:黄岩岛事件过去也已经近十年。十年间,中国在南海的存在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南海各国与中国的相处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
吴士存:10年来有几个方面的变化:


首先我们得承认,我们以前在南海问题上有时是比较被动的,也就是当时我们的海上力量相对薄弱,维权能力相对不足。随着这几年的一系列维权措施的推进,我们的海上能力建设明显提升,现在很多事情我们更加主动,所以南海的战略态势应该说发生了对我们明显有利的变化。以前有时周边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出招、我们被动接招的境况可能多一些,那是由当时的历史条件所决定的。但是自黄岩岛事件之后,情况就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,我们做到了在维护南:推轿榷ù缶值那疤嵯露嘁恍┲鞫魑。这一点我们也必须要看到。


20210331150129745.jpg!wap.jpg

"外国军机,这里是中国海军。你正在接近中国军事警戒区。立即离开。"2015年5月20日,美国P-8A海神巡逻机闯入南沙群岛上空时遭中国海军警告  视频截图


同时,中国和有关声索国因为南海仲裁裁决以及其他的一些问题,也面临一些困难。其中美国因素不可忽视。


美国从2011年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开始,将军事力量向亚太地区转移。2013年美国支持菲律宾挑起南海仲裁案,以及因为仲裁裁决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和立场变化,尤其是希拉里2010年在越南首都河内发表讲话,这都是美国对南海事务从原来的有限介入转变为积极介入的体现,也给南海周边国家传递了一个信号,那就是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是支持他们与中国抗衡、挑衅中国在南海的权利与主张。


所以中国和一些南海周边国家自黄岩岛事件以来、或者自2011年以来面临的一些困难,是诸多因素促成的。


但需要强调的是,周边这些国家本身就是非法侵占南沙岛礁,他们肯定要扩大在南海的存在、巩固自己的既得利益,为此也需要得到美国的支持,并且加快这些岛礁上面的民用设施建设、以“军占民随”的方式实施控制。这是导致中国和其他声索国在南海问题上发生困难的主要原因,问题的根源不在于中国。


仲裁裁决之后,我们意识到,要尽快稳定南海局势,把因为南海仲裁案影响的南海形势和中国-东盟关系把控住。所以裁决之后我们倡议加速了“准则”的磋商进程,从2013年9月开始启动“准则”磋商,2016年仲裁裁决之后加速磋商,很快形成单一磋商文本,之后完成了第一轮审读,现在进入第二轮审读,基本上是一年迈出一大步。


回顾这近10年,形势发生了对我们有利的变化,我们在南海的维权能力提升了,南海的战略态势目前也还是对我们有利的。


现在我们必须要抓住“准则”磋商的机会,通过规则的制定,把南海形势稳定和巩固下来。再一个,要继续推动我们从2017年到2018、2019和东盟开启的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。2017年我们和东盟在湛江附近海域进行了海上搜救的合作,2018、2019年和东盟国家举行海军联演,这都是中国和东盟在传统安全领域合作取得的突破性进展。


10多年来可以说变化显而易见,如果说有朝一日“南海行为准则”磋商能够按照我们的预期尽快完成,让南海拥有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,那么我认为这个规则就是南海未来海上和平稳定的定海神针。这个规则大家都去共同遵守,那么域外国家要想来干扰南海的和平,也会付出代价。


观察者网:对于2021年的南海局势走向,您有何看法?


吴士存:对于未来南海形势以美国影响为主的几个因素,我有几个基本判断:


第一,美国在其印太战略框架下,拼凑亚洲小北约可能性是存在的。它也可能在“印太战略”框架之下,从西太平洋和印度洋两个方向,通过军事手段对我国进行战略围堵,我认为此态势基本上已经出现,而且美国还会加强菲美军事同盟、美日军事同盟等等。


第二,美国会以其在西太平洋地区维持的绝对军事优势,试图抵消我国岛礁建设成果,以更加多样化的手段在南海与中国展开军事安全领域的竞争和博弈。


今年美国的南:叫凶杂尚卸丫辛酱瘟,基本上是三个月两次的频率。此外美国各式军舰和飞机的侦查和情报搜集也极为频繁,去年一年就大概6000多次,今年2月就达到了70多次,有时甚至一天多次。此外,多边军事演习会更加频繁,去年在南海地区美国主导的多边军事演习,叫得上名字的军事演习就12次之多。


第三,美国通过“代理人”干扰“南海行为准则”的磋商、迟滞磋商进程的可能性增加。


在中国2018年11月公开承诺和东盟国家三年完成COC磋商之前,美国一直是催促中国和东盟尽快制定“南海行为准则”。然而当我们把时间表线路图公布了以后,美国整个态度发生180度大转弯,不仅不再催促磋商,甚至暗中使绊。因为越南把有关条款有意释放给国际社会,透露中国在“准则“磋商条款里面反对南海地区搞外国的联合军事演习,反对外国在南海地区进行油气开发,这让美国发现,现在制定的“准则”可能对美国不利。所以美国现在不仅不支持,反而开始使绊。我认为美国有可能通过一些国家“代理人”,在具体条款磋商上面设置障碍,迟滞磋商进程。


第四,航行自由行动可能由单边行动向多边转变。


到目前为止,南:叫凶杂尚卸,还是美国一家在做,其他一些国家虽然在南海地区也有军事行动,但不像美国这么目标明确:在南沙群岛中国控制岛礁的附近海域进入12海里,在西沙挑战中国所谓的“过度的海洋声索”、挑战中国的西沙领海基线。但美国一家也扛不住频繁航行自由行动的代价。所以有可能未来美国的盟国也要加入到航行自由行动中来,使得航行自由行动由单边向多边延伸。


第五,南海周边国家和美国在安全领域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将前所未有。


第六,其它声索国,越南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这些国家在争议地区的单边行动将会因为美国奉行南海“多边主义”和“准则”磋商的窗口期缩短而此起彼伏,对这一点我们要有充分的估计。单边行动不会越来越少,只会越来越多。


此外,“准则”磋商一旦达成共识,其他声索国现在想要做的一些事情就不能做了,一旦它们将来违反“准则”条款,就会付出代价。所以随着窗口期越来越短,这些国家也会越来越有紧迫感,也会愈发通过单边行动来巩固和扩大自己非法的既得利益。


这是我对未来南海形势走向的6个基本判断。


乐博手机版-乐博现金网lb